评职称论文网 > 评职称指南 >

怎么处理期刊杂志编辑与评职称论文作者的关系

2018-01-29 11:17来源:评职称论文网

  说起关系,国人无不眼睛一亮。事实上,社会上除了上下级关系、亲属关系和普遍认可的战友、同学、师生、同乡关系之外,更大量存在的是普通的工作关系。从正面入手去思考问题,不去顺应歪风邪气,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这里,笔者从工作的角度,谈谈编辑如何处理与作者的关系。在工作中我们把作者大致分为普通型作者、潜力型作者和高端型作者三种。

  (一) 耐心面细致地对待普通型作者,保护其写作热情

  2005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创办了《教育学报》杂志,该刊编委会主任顾明远先生在创刊祝辞中提了四点意见,其中第一点强调“我们时刻关注教育改革的现实问题,但不是就事论事去讨论这些问题,而是在更深层面上研究这些问题,做理论上的探讨,寻求科学的答案”; 第二点又说“要关注教育改革和发展中的重大理论问题。...要时刻关注教育实践中亟待解决的理论问题,通过调查研究,作出理论上的解释”。顾先生是站在北京师范大学这一个中国一流大学的平台上来看问题的。他注重的是形而上的理论问题; 而我们作为省级刊物,更注重形而下的实践问题。我们有一些作者的来稿也大读特谈概念、定义、原则等问题,但大多只是从教科书上复制下来的一些通识。可以说,理论探索是教授们的专利和职责,作为普通中学的教员。更主要的是领悟这些理论的精髓并灵话地运用到教育教学实践中去,从而为新的理论的诞生提供实例。为此,我们设置了“教学案例”“说课评课”“教学反思”“教学随笔”等栏目,让教师能从日常的教育教学工作中搜集到写作的材料。但是,仍然有很多教师写不出好文章。

  最精糕的是,有极个别作者直接从网上复制、粘贴。对剽窃,抄袭之作,我们决不姑息宽容,多次在刊物上以“本刊重要启事”的形式郑重表明我们的态度,强调要公布剽窃、抄袭者的姓名及其所在单位,通报其所在单位并把他列人来稿“黑名单”。

  还有一种毛病是茫然无从下笔。经常有作者来电询问我们最近喜欢哪一些选题,似乎只要给一个题目他就能“哗啦啦”写出来。鲁迅说,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是水,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才是血。经验性论文写作同文学创作一样,要求有深厚的生活积累,善于从生活中撷取素材; 同时,要注重理论学习,了解最前沿的教学科研成果——关键要灵活地把理论与实际相结合。这类作者往往是教学一线的“老黄牛”,有着多年的教学经历和不错的教学业绩。我们要同他们交朋友,学会用换位思考的方式,理解其苦衷和难处,唤醒其教学激情的记忆。经过激发、引导,他们常常能进发出灵感,写出令人惊叹的好文章。

  再有一种毛病是缺乏写作技巧。比如逻辑顺序错误,思路不清; 又如选材不精,同一个分论点之下有两三个例证——可能是当老师的职业习惯,老怕学生听不懂,爱多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有的是标点符号使用的不够规范或准确,有的一逗到底,缺乏层次,有的爱用句号,整个段落没有粘连性;还有的是题目取得平常,不够靓丽。这些大多是编辑后期制作的范围了。“吟安一个字,拈断数径须。”常常是稿子“齐、清、定”送到工厂了,又追着去改一个字,其中甘苦唯有自知。

  对待普通型作者,我们对工作方法的要求是细致,对工作态度的要求是耐心,核心只有一个,就是要保护作者的写作热情。要充当好普通型作者的“导师”的角色,必须不断自我充电,提高自身理论水平。“学报编辑应当及时掌握社会实践和科学研究发展的状况和趋势,了解其需要,提出反映这种需要的课题,引导研究者投人精力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因此,我们经常学习《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光明日报,教育周刊》和中国人民大学书服资料中心的相关系列刊物等,了解最新的基础教育科研动态,学习最新的教育理论,虽然我们的办刊理念侧重于实用性、实践性,但是毕竟理论性才是学术刊物的根本属性。理论是照耀实践前行的光芒,拥有一定的理论素养,作为编料才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才能有的放矢地指出普通型作者来稿的瑕疵、指引作者去查阅、参考相关的资料。有一些作者。经过几次三番的电话、信件等形式的“平等对话”,一篇文章逐渐成形直至最后达到发表水平,我们也品尝到了编辑为人作嫁衣裳的快乐。

怎么处理期刊杂志编辑与评职称论文作者的关系

  (二)严格而挑剔地对待潜力型作者,激发其写作斗志

  有些作者,不但有丰富的教学经验,面且有很好的写作水平,来稿选题精当、逻辑严谨,文字简练,几乎是一字难易。这样的稿子读来犹如夏日口渴难耐时喝到一杯冰水般爽快。他们是有备而来的,肯给你投稿是对你刊物的一种尊重。奥地利作家卡夫卡说:“善待你的对手,方尽显品格的力量和生存的智慧。”尊重对手,就是尊重自己。但是,这样的来稿并非全文照发不可。由于对方有足够的实力和信心,这正可以为我所用。

  第一种用处是出精品。尽可能鸡蛋里挑骨头,你越是能挑得出来,他就越能服你: 面且他有能力在较短的时间内重新组织材料,重新写出文章。几经周折、打磨,这样的文章就成为精品,能在读者中引起较好的反响,也容易为重要文摘期刊转载同时,在相互交流意见的过程中,“猩猩惜猩惺”,双方能结下友谊,且提高自身的认识水平。

  第二种用处是唱重头戏。潜力型作者由于有想在学界冒尖的心理动力,因此他们的来稿选题大多能扣准当前的热点、难点。编者要善于推一推,让他们再努一把力,往前再深入一步。2006年夏天,笔者收到了惠安县教师进修学校林汇波老师的一篇文章,文中谈到语文教学效率的问题,笔者立即联想到《人民教育》2005年第9期刊登了南开大学文学院许江教授《中学语文“无效教学”批判》一文,引起强烈反响,并由此引发该刊长达年多的“是事非耶话‘无效’”的专题讨论。笔者辗转联系上林汇波老师,与他长话交流,并应他的要求为他寄去《人民教育) 上的相关资料。经过几番切磋、修改,于在《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第8期隆重推出这篇文章,不但安排在头条,加了“编者按”,而且附上其他作者相关话题的文章。这组文章刊登后,在读者中引起了很好的反响。虽然我未曾和作者谋面,但我们在电话里已成为学术交流的好朋友。又如,收到福州高级中学毛晓云、林金来老师的来稿《面对网络世界的诱惑一一语文网络阅读课的实践与再思考》,此类谈如何将现代技术运用于课堂教学的文章很常见,但我发现其中《伴着“博客”上路——网络阅读进行时》一节谈到的“博客”正是当下的热门话题,来稿中尚未见到此类题材,当即要求作者就此展开深入论述。很快作者就邮来修改稿《伴着“博客”上路 让网为我用》此文成为《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2期的头条。

  第三种用处是成为专题策划的骨干力量。期刊要关注当前的热门问题,要引导读者去关心、思考这些问题。这就需要策划、约稿。名家、专家当然是首选的对象,但是他们经常太忙,交稿时间难以保证;有时敷衍应付,稿件质量达不到理想状态。这时,潜力型作者是最好的人选。在这支队伍中,在读研究生是不可忽视的有生力量,他们有发表文章的迫切要求,又有潜心研究的时间,向他们约稿,经常能得到你想要的文章。比如。很多教师来稿经常爱引用爱因斯坦的名言,而众所周知爱因斯坦是物理学界的名家,难道他在教育界也享有盛誉吗? 为向读者回答这一问题,在2005年“爱因斯坦年”,笔者约请了福建师范大学的研究生郑碧强、张叶云撰写了《“和谐的人”。爱因斯坦眼中的教育目标》,刊登在《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05年第11期。

  (三) 尊重而不迁就高端型作者,维护期刊的权威性

  中央电视台“高端访问”栏目的广告语说得好:“站在高端,所以看得更远。”教育主管部门领导、名校校长和特级教师就是刊物的高端作者。由于他们地位、见识和理论水平非同常人,因而他们的视野和洞察力也常高人一等,遇到了疑难杂症,遇到了两难的选择,平常人都想听听他们的说法,我们期刊就要主动担当起传声简的角色。保持好同高端作者的联系是期刊人应有的职责,这样关键的时候才能请到他们出来说话。我们长年向相关的教育部、福建省教育厅和各地市,县教育行政人员,相关的高校教授及部分省内特级教师赠阅,一方面是为了扩大刊物影响,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得到他们的关心和支持。

  2003年12月1-2日,全国基础教育改革实验工作座谈会在福建省南安市召开,会议期间,我到南安实验中学听了李芳老师的公开课(口语交际,交流格言》。经笔者整理,这堂公开课的简况登在《福建教育学院学报)同年当月号上。2004年第5期,《人民教育》发表了国家督学、时任山东省潍坊市教育局局长李希贵的文章《新课改: 课堂里的挑战与反思》,文章第一节“难以走下讲台的语文”不指名地点评这堂课,批评李老师的教育理念发生了错误。(《难以走下讲台的语文》被《教师博览》同年第6期转载)《人民教育》在李文后配发了评论文章,指责李芳老师发生了“教育哲学”的根本性错误,对课改理念产生“误读”“曲解”,“甚至又回到了应试的老路子上去”笔者认为李希贵先生作为北方人,不能切身体会到南方人的普通话教学和口语教学的难处,对李芳老师的课堂教学有所误读; 而据我调查,《人民教育的编辑根本没到过教学现场,他信口开河根本是乱扣帽子,乱打棍子。为此,笔者请李芳老师把课堂实录做了详细整理,连同李希贵的批评文章,发送给福建师范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潘新和教授,约请他撰写专稿。《福建教育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头条推出一组“特别策划”,刊登了潘新和教授的《“口语教学”要避免浅俗化、狭隘化》、李芳老师的课堂实录、李芳老师的同事的听课感想及笔者的编后语,这组文章在福建省内教育界引起很大反响。

  我们以一种谦虚谨慎的好学态度编辑高端作者的稿件。我曾经编辑过福州高级中学的特级教师陈杰生先生的一篇文章,由于对文中提到的专业术语不够熟悉,笔者特地打电话给他,向他虚心请教。后来在该校遇到他,他还当众提起这件事,表扬我严谨的编辑作风。而另一次,笔者在为通校稿校红时,看到校对者在一首英语教学论文“仁爱版”边上画了个问号,我打电话给作者,一时没打通,而稿子又急着下工厂,我当即大笔一挥把它改为“人教版”。刊物出版后,我偶然才知道原来“爱”是一家新的教育研究和出版机构,虽然此事作者、领导、读者都没人找过我,但我至今暗自惭愧。

  尊重高端型作者并非要一味地盲从、迁就。他们的稿件一般不会出现错误,但在细节处也可能出现瑕疵。比如现在流行电脑写作,有热名家下笔如有神,可写后没去校对。往往会出现错别字,或是标点符号不够规范的地方,因此我们编辑时都要多加小心。

  发挥高端型作者的作用还有个很好的方式——就某个专题把他们请来开研讨会。这种专家与专家面对面的碰撞,常常能撞击出火花。而编辑部只要做好选题和后期的录音整理,就可坐得渔翁之利。

  编辑的主体意识是在与作者的主体意识,读者的主体意识博弈中生成的。一本有了“定位”感的杂志,其编辑自然会产生强烈的“我的地盘我做主”的主体意识,掌握来稿的生杀大权,非但“枪毙”劣稿,对文质兼美的稿件,要是不符合自己刊物的胃口,也要“割爱”。也就是说,编辑要对作者不断地进行规训,这自然对编辑自身的能力提出很高的要求。作为编辑,要了解国际、国内的同类刊物,要掌握当今本学科研究的前沿动态和学术制高点,要有娴熟过硬的文字功夫……唯有如此,才敢也才能对来稿指指点点、修修补补,这常常是一件无人觉察、没有掌声与喝彩的苦差事,很多编辑会在这个煩琐的日常工作中渐生怠意。对策是,我们修改来稿之后,最好能把改过的地方指明给对方看,让他心服口服,这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工作,不过在这来去的交锋过程中,彼此会建立良好的关系。此时编辑张扬的主体意识,更多地体现为阵地意识与能力。编辑要以求真向善的执著,唤醒沉睡的美好情感体验,团结这些愿意接受、服从乃至体现编辑主体意识的作者,发现新人,培养新人,打造良好的人脉,以备随时遣用。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同样具有主体意识。著名作家老舍的稿子经常被编辑删改,有一回他发怒了,在稿件中夹注“改我一字,天诛地灭”。可见,我们不能做“编辑老爷”,随便改人家的稿子,而应多就少改,尊重作者的语言风格、写作习惯和学术倾向。我们在张扬自己的主体意识时,要懂得尊重作者的主体意识,如同汉字书法,一方面要以长枪大戟的气势去攻城略池,另方面更要学会谦恭地避让,在矛盾中求得和谐。有些来稿十分完美,一字难移,若想改动一个标点,也应与作者取得联系,征求其同意。只要我们尊重作者,必然也会赢得作者的尊重。

  把作者划分为普通型、潜力型和高端型三种,只是为了论述的方便而已。在实际工作中并无如此刻板的教条,因为三者的划分并非绝对的,他们常常会发生转化。而立足本土,真心实意地对待每一位作者,把期刊办成一流刊物才是我们的本意。

  草考文献:

  顾明远:《教育学报) 创刊祝辞》,《教育学报》2005第1期。

  杨焕章:《论学报的理念一一纪念《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创刊20周年》,《中国人民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年第1期。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职称新闻

猜你喜欢